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
兩年飯局近千場 貪腐金額超千萬 ——山東省東營市地稅局原黨組成員、稽查局原局長翟寶山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發布時間:2018-06-29

翟寶山,1963年4月生人,曾任山東省廣饒縣地稅局黨組成員、副局長,廣饒縣地稅局黨組書記、局長,東營市地稅局油田分局局長,東營市地稅局黨組成員、稽查局局長。


   2017年7月,翟寶山因涉嫌嚴重違紀,被東營市紀委立案審查;2017年9月,被開除黨籍;2017年11月被開除公職。


   撈錢——


   肆無忌憚濫用手中權力


   翟寶山說,反思自己的前半生,可以用一個“撈”字來概括,在自己工作的幾十年時間裡,有一半時間跟撈錢有關。的确如此,為了撈錢,他把手中的權力發揮到了極緻。經查,2005年7月至2017年3月,翟寶山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為他人謀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他人錢款近500萬元,接受各類禮金、消費卡300餘萬元;另有不能說明來源資金500餘萬元。


   翟寶山的身邊,聚集了一幫經商搞企業的“朋友”,他們經常湊在一起吃飯、打牌,談論的也是如何鑽政策空子賺錢。“近墨者黑。”久而久之,翟寶山也熏染上了銅臭氣,不知不覺萌生出撈錢發财的貪念。怎麼撈錢?他盯上了勝利油田這塊“大蛋糕”。由于身居東營市地稅局油田分局局長之職,手握稅收大權,轄區内的單位都要敬他三分。翟寶山通過幫“朋友”向油田一些單位催要工程款、承攬工程、推銷生活用品等方式,收受“好處費”。大到幾千萬的建設工程,小到幾萬、十幾萬的茶葉、幹果、服裝等日用品推銷,他不放過任何撈錢的機會。翟寶山曾兩次幫助“朋友”向油田一企業推銷茶葉,對此,該企業負責人很無奈地說:“翟寶山向我推銷茶葉時,我也不願答應,但是我們集團下屬好多家公司都在他那兒納稅,如果不答應,怕他會在征稅過程中難為我們。”


   而那些通過翟寶山獲得了工程項目、銷售了産品、讨回了欠款的人,自然心甘情願地向翟寶山奉上不菲的厚禮。大到幾十萬,小到一兩萬甚至幾千元的“好處費”,他來者不拒,照單全收。如果通過他幫忙辦了事的人卻不及時奉上“好處費”,或者“好處費”與其收益差距太大,他就會找各種理由,以“借錢”的名義向他們索要。翟寶山曾經向油田一企業負責人打招呼,為另一企業老闆争取到了棚戶區改造項目。他認為這個項目讓該老闆賺了大錢,不久後便分兩次向該老闆“借”240萬元。該老闆心裡很清楚,所謂的“借錢”,隻是翟寶山的借口,實際是變相索要,給了他就有去無回。因此,每次他都以外面很多欠款還沒有收回來、公司目前正用錢、手頭比較緊等理由,試圖搪塞過去。翟寶山卻死皮賴臉,隔三差五約一些“朋友”到該老闆的企業食堂吃飯,并創造單獨相處的機會向他“借錢”,還多次給該老闆打電話,問有沒有還沒結算的工程款,他可以幫着催要。在翟寶山軟硬兼施、三番五次催促,并作出會盡快還款虛假承諾的情況下,該企業老闆最終很不情願地将錢“借”給了他。對于這些“借款”,翟寶山與這些老闆都心照不宣:一個不會主動還,一個不會主動要。這些企業老闆,都是抱着“吃小虧賺大便宜”的想法,企圖通過這種方式,與翟寶山維系好關系,争取更大的利益。


   翟寶山利用權力撈錢達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,黨的十八大之後他依然不收斂、不收手,頂風違紀,借逢年過節之機,收受禮金和消費卡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“已經收習慣了,收不住手了”。在明知組織已經對他進行調查時,還仍敢借兒子結婚之機,向管理和服務對象打招呼,收受他們明顯超出正常禮尚往來的禮金,其任性程度,可見一斑。在他的意識裡絲毫沒有紀律規矩這根弦,毫無底線意識、毫無敬畏之心。但他想不到的是,這已是他最後的瘋狂。被立案審查後,他曆年違規收受的禮金連同這次違紀所得共303萬元,被予以收繳。


   貪吃——


   最多時一天參加五個飯局


   翟寶山不僅能“撈”,而且很愛“吃”。他在忏悔書中寫道:“過去窮,見了面就問一聲吃了麼?現在上午就問晚上安排了嗎,為什麼上午問呢?那是因為下午再約就來不及了,中午的飯昨天就已經約好了。”


   審查人員查閱他的工作筆記本,發現上面記錄的内容涉及工作的極少,大多是跟吃飯有關,吃飯的時間、地點、人員都清晰記錄。經統計,2015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間,他參加各類飯局900多場,幾乎每天都有飯局,多數情況下每天2至3場,最多的一天達到5場,其數量之多、場次之密,令人瞠目結舌。這些飯局,既有公款宴請,也有私人掏腰包;既有管理對象宴請,也有老闆“朋友”宴請;既有在企業餐廳,也有在私人會所;既有大場面,也有小範圍。但從時間節點看,這些都是發生在黨的十八大之後,中央三令五申嚴查“四風”的形勢下,可見翟寶山對黨的紀律規矩絲毫沒有敬畏之心。


   翟寶山不僅愛“吃”,還愛“玩”,酷愛打牌也是名聲在外。他不僅業餘時間玩,還占用工作時間玩。下午一上班,他就到處找地方喝茶、打牌,不僅去企業老闆辦公室,還去私人會所。一位企業老闆說:“翟寶山經常到我辦公室喝茶、打撲克,一坐就是一下午,晚上在附近飯店吃個飯,之後繼續打牌。”


   翟寶山不僅愛打牌,還追求低級趣味的娛樂活動,頻繁出入KTV、洗浴店等場所。當然,他出入這類場所,都有人請客買單。一個小企業老闆為讨好翟寶山,經常替他買單,由于沒有從翟寶山那裡得到預期的回報,抱怨道:“翟寶山請客吃飯、唱歌桑拿……都叫我來替他結賬,一年光花在他身上就有十幾萬,卻沒給我幫多少忙,後來我都不願搭理他了。”


   老闆們為什麼肯在他身上花費這麼多金錢和精力,并對他言聽計從、有求必應?無非是想利用他手中的權力,獲取更大的利益。對此,翟寶山心知肚明,他曾感慨道:“我們平時聚在一起,講的都是和誰喝酒,誰喝醉了醜态怎樣,甚至講一些段子、笑話,從來沒有研究過工作,談論過事業,就連最起碼的互相關心一下彼此的身體健康都沒有。他們請我,為的就是想讓我為他們辦事,我也想從他們那裡得到些利益。”


   後悔——


   自由在失去後才知珍貴


   “我現在是多麼羨慕收拾房間打掃衛生的工作人員,他們可以自由出入,也可以每天見到陽光,生活多麼快樂。”接受組織審查的翟寶山發出這樣的感慨。對于自由散漫慣了的翟寶山來說,突然失去了自由和陽光,其内心的痛苦也隻有他自己知道。


   對于失去自由的翟寶山來說,水果也成為“奢侈品”。翟寶山接受組織審查期間,按照夥食标準,飯後會給他提供一個水果。有次拿到一個蘋果後,他捧在手裡,長時間舍不得吃掉,非常珍惜。因為他很清楚,以前那樣想吃什麼就吃什麼、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生活已經一去不複返了。


   翟寶山說,他原打算寫一篇反思的文章,題目準備叫“一碗泡面”。他以前有一個習慣,每天晚上玩到很晚,感覺餓了,就泡上一碗方便面吃,還必須是紅燒牛肉味的。接受組織審查期間,他經常要求吃碗方便面。他說,此時的一碗泡面,令他心中五味雜陳,盡管不是紅燒牛肉味的,也比以前的山珍海味、美酒佳肴美味百倍。每當捧着泡面時,他都感覺有“三熱”:一是手心熱,二是心裡熱,三是眼淚熱。誰又能知道他此時流的是感激的眼淚,還是悔恨的眼淚?


   與家人生活在一起,享受天倫之樂,是人生最大的幸福。然而,對翟寶山來說,這種幸福已變為奢求。他在忏悔書中常常流露出對家人的思念和牽挂:“孫子還沒出生,他的爺爺就坐了大牢,希望有一天我能從獄中活着出去,見見我那未曾謀面的孫子,我最放心不下我的妻子、兒子和家人。”他還表示,自己很後悔以前沒有拿出更多的時間來陪家人,而是在外面過那種燈紅酒綠、紙醉金迷的生活。


   然而,世界上沒有後悔藥,今天的果都是昨天種下的因。2018年6月22日上午,翟寶山涉嫌受賄案在東營市東營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,等待翟寶山的将是法律的嚴懲。(梁斌 燕松磊 劉曉營)


©中共定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定州市監察委員會

版權所有    冀ICP備1020595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