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
把扶貧款當成個人小金庫
發布時間:2018-06-29

     2016年3月,一封“原霍城縣蘭幹鄉黨委書記鄧傑套取扶貧資金、多次收受他人賄賂”的群衆舉報信引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紀委的關注。“頂風違紀,必須嚴查。”州紀委主要領導态度堅決。随着調查逐步深入,鄧傑違規公款吃喝、收受禮品、消費卡、套取民生資金、對抗組織審查等違紀事實浮出水面。2016年7月,鄧傑受到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,涉嫌違法問題移送司法機關。


     與老闆稱兄道弟,有事找上門都要“幫一幫”


   “鄧傑這個人,黨性不強,江湖習氣挺濃。”這是鄧傑身邊工作人員對他的評價。2011年,鄧傑任霍城縣蘭幹鄉黨委書記,工作的接觸面廣了,接觸的資金多了、項目多了,各路老闆朋友也紛至沓來。對于自己的老闆朋友,鄧傑很講義氣,有事找上門,感覺不錯,都要“幫一幫”,對自己的老鄉,更是不遺餘力地幫忙。


      鄧傑與各路老闆稱兄道弟,酒桌上推杯換盞、牌場上談哥們義氣,自以為很懂法紀,能處理好各種關系。


      在與老闆的交往中,鄧傑的思想起了變化,“這些老闆平時一擲千金,開着豪車,住着豪宅。”鄧傑心裡萌生了一個又一個不平衡,付出與所得的不平衡、政治榮譽與經濟利益的不平衡……


      為了尋求所謂的平衡,他将“個人所得”的砝碼一加再加,認為在這個社會上隻有賺錢多少才是衡量一個人價值的标準。思想上發生了變化,行動上就會出現偏差,從而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,開始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利,一步步堕落,為人民服務的信念也抛之腦後。


      從收受煙酒開始,到幾千元、幾萬元甚至單筆幾十萬元,都來者不拒,後來,幹脆以個人名義入股公司。在金錢面前,鄧傑忘記了自己手中的權力是黨和人民賦予的,反而覺得是因為自己能幹、了不起,認為幫了别人的大忙,别人感謝自己理所當然,收一點“好處費”不為過。


      “我忘了和老闆的交往是有前提的,沒有利益在裡面,他們怎麼會找上門來,又怎麼會給我送那些錢。”在和老闆“朋友”的接觸中,鄧傑迷失了方向,黨性原則早就抛之腦後。


      套取扶貧款私設小金庫,敗露後與組織“鬥智”


      貪欲一旦突破了防線,就會一發不可收拾。抱着極度的僥幸心理,2011年至2015年間,鄧傑指使蘭幹鄉财政所所長設立賬外賬,采取虛報冒領等手段套取扶貧資金、富民安居補貼、小麥補貼、中央環境整治項目資金等民生資金共計340餘萬元,私設小金庫,進行揮霍浪費。


      對自己的違紀行為,鄧傑主觀上認為賬外小金庫隻有極小範圍的人知道,組織上應該查不出來,另一方面認為自己有從警的經曆,反偵查能力強,能夠順利規避組織審查。


      2015年6月,鄧傑在霍城縣蘭幹鄉組織召開會議,對他在任期間出現的大額資金未上會研究、工程項目未簽訂合同等問題,采取“補救措施”,安排相關人員篡改會議記錄、造假合同、做假賬,掩蓋問題,對付審計。在得知州紀委對自己進行初核調查後,鄧傑通過電話安排妻子轉移違紀所得,并僞造證據、疏通關系、向組織提供虛假情況,幹擾組織審查。然而,負隅頑抗隻是徒勞。


      “自治區巡視組指出了蘭幹鄉的車輛購置和接待超标問題,後來伊犁州紀委的工作人員開始在蘭幹鄉開展調查工作,我仍然認為不會有什麼事,組織上找我談話了解情況,我也否認得很堅決,單位存在小金庫,自己心知肚明,就是不願認這個錯。”


      上級領導告誡、組織反複要求,始終沒有引起鄧傑的自省,對組織審查不能正确對待,找理由辯解,逃避問題,他一錯再錯。(蘭茹)


      ◎執紀者說


      學過法律,有過從警的經曆,卻觸犯黨紀國法,違紀被查留給鄧傑的是痛苦和悔恨,留給其他黨員幹部的則是深刻的警示與反思。


      近年來,國家對扶貧領域的财政支持力度日益加大,讓一些“碩鼠”紅了眼,想盡辦法從中分一杯羹。從鄧傑的案例可以看出,扶貧領域監管還存在薄弱環節。完善扶貧資金監管,需要内部約束和外部監督形成合力。推動扶貧領域信息公開,讓扶貧資金在公衆的監督下運行,讓任何暗箱操作都難以實現。同時,還要對扶貧項目運作全過程進行記錄,消除各環節的監管“盲區”。紀檢監察機關要緊盯重點環節和重點人群,嚴查截留、擠占、挪用、拖欠、套取、騙取扶貧物資和資金的行為,以嚴明的紀律為打赢脫貧攻堅戰提供保障,讓人民群衆在正風反腐中有更多獲得感。


©中共定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定州市監察委員會

版權所有    冀ICP備10205951号-2